esther

留在我身边吧。【邪簇】(二改)

火车上,黎簇看着满身绷带的自己先是愣了一会儿,还没反应过来时就看见了那个熟悉的女孩,女孩跟他打招呼他随口应着,但是视线总是偷偷地越过女孩,看向包厢口。
他心里还有一点点希望,他想也许吴邪会拿着吃的走进包厢,笑着对他说:“呦,醒了。”
就像以前很多次一样。
但终究希望是破灭了。
女孩走后,黎簇依然在发愣,脑子里的影像像是在放电影一样。如果不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伤口的疼,他会觉得自己做了一场梦。
最终黎簇还是没有去找吴邪,他尝试着回到以前的生活,他想如果适应了也就许在沙漠里的一切也可以放下了,他就回到那个青春阳光胆小又勇敢的大男孩了。
他回到学校,回到杨好和苏万身边,每天上课,考试,看似和任何一个高考复读生都没什么区别。
一天放学后,黎簇收到了一封情书,一个女同学给他的,看她递情书时的表情应该是真的很喜欢黎簇。
而黎簇却望着这情书久久出身,突然他直视苏万调侃的眼神,面无表情的问苏万:“苏万,你觉得我回来了吗?”
“你说什么傻话呢,你不就在这坐着呢吗?”
“我是说,你觉得,我回到以前了吗?”
苏万看了他一会,犹豫之后还是说:“黎簇,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是你确实不一样了,以前你很难认真的做一件事,现在你可以专心学习,以前也不会有女生给你送情书,以前你也不会喝着烈酒眉毛都不皱,不会那么冷静,还有就是……你以前的笑容很多。”
黎簇听完手紧紧地攥紧了那个精致的粉色信封,嘴角带上了自嘲的笑。
连苏万这样的傻子都看得出来,他自己怎么会感觉不到。
黑瞎子说的对呀,呵,吴邪你他妈就是个混蛋。
黎簇依然像是别着劲一样,过着自己的日子,刻意的不去提以前的事,只是笑容越来越少,除了苏万杨好和偶尔会来看他的梁湾,他和身边的人都很疏远,即使上课大学也没什么朋友,更别提女朋友了。
甚至因为就他平时高冷的样子,还有一到假期就消失的奇怪举动,他莫名其妙的成为了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加之有一次他在宿舍洗澡的时候被一个室友看到了背上渗人的伤疤,他的传说在学校里就更玄乎了。当然,那个室友最后被他“警告”了一下。
只是他依然继续做着自己的事,连苏万都不知道他到底再搞什么。
而大学的四年里也是真的没和吴邪联系,甚至不曾打听过他的任何消息。
大学毕业,苏万要拉着黎簇一起去庆祝,一开始黎簇以为只有苏万的同学,但是当他在酒楼楼下看见黑瞎子的车的时候他毫不犹豫,没有一点拖泥带水的转身走开了,他不知道都来了谁,他只知道他现在还无法面对他们任何一个人,哪怕只是黑瞎子,也会让他想起吴邪。
他猜的很对,吴邪当时就坐在大包厢里,身旁是王胖子和从青铜门里出来的张起灵。苏万也是心大,几个要好的哥们也在这个包厢里。
他们一直等着黎簇,其中一个同学还催苏万给黎簇打电话。
这时吴邪却站了起来,突然发声说:“不用打了,他要来早来了,我出去抽根烟。”
苏万愣在那,也不知道该打不该打,其实他本来就是想借这个机会让他们解开心结的。
还是黑瞎子拍了拍他,让他把手机放下了,顺便一提,黑瞎子现在是真瞎了,只不过心里依然明白。
张起灵看着吴邪走出去的眼神虽没说什么但是他也感觉的出来,吴邪这几年心里有点事,而且似乎和那个叫黎簇的孩子有不小的关系。
王胖子操着一口京腔声音不小地骂了句:“操。”
那几个同学看着骤然变化的气氛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事实上他们看得出来,这几个从没见过的苏万的“朋友”都不好惹。
还是苏万反应过来之后,气氛才重新活跃起来。
吴邪站在洗手间里,一旁的垃圾桶里已经有不少烟屁。
吴邪也不知道这个小子到底在和他较什么劲,难道放他回去不好吗?难道俩人就得老死不相往来?他并不觉得黎簇会恨他,但他知道黎簇不想见他。
之后的半年里黎簇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没人知道他的去向。
直到某一天的某一个早晨,圈子里传起了一个年轻人,年级不大,但是做事狠,手段快,手里也有不少好东西,就连九门的人都两次栽在了他的手里,而且他来势汹汹,几乎是几天的时间就组成了自己的班底,像是一夜之间崛起一样,让人根本来不及打压。
吴邪听到风声,一开始并没有猜到会是黎簇。
直到后来,有一次他们的人碰上了吴家堂口的兄弟,本来应该做生意的,但是对方一听是吴家人就直接走人了。
这才让吴邪起疑。
只不过他没有同样没有勇气去见黎簇。
苏万很不明白黎簇这样做是为什么,明明已经有大好前途摆在眼前,而且当初差点赔上性命,现在却还要趟这浑水。
只是黎簇却一点也不解释。

黎簇决定去吴山居是因为苏万带给他的一个坏消息:吴家奶奶去世了。
黎簇几乎在挂了电话的第二秒就定了去杭州的机票。
杭州吴山居,到处挂着素淡的白绫,没了往日的雅致,多了丝哀肃。
前来祭拜的人很多,车子排开了几百米,黎簇是徒步走过来的。
老远,他就看到跪在棺材前一身孝衣的吴邪和吴家二叔等一众人。
五年没见,吴邪好像也老了几分。
他走过去,伙计本该通报,黎簇却给拦了下来,他从旁边拿了一件孝衣穿在身上,认认真真地走到遗像前给吴家奶奶磕了三个头,轻声说道:“奶奶,小毛来晚了。”
吴邪看着他朝着自己走过来,似乎并不意外他会来。
黎簇也不说话,只是跪在了吴邪身旁,俨然是要以吴家人的身份来送奶奶。
“你跪这干嘛。”王胖子说。
“奶奶生前就认我进了吴家祠堂,我应该来送送奶奶的。”黎簇说。
吴邪没说话,但也算默认了。
接下来,整个祭拜礼,每个来祭拜的人磕完头上完香黎簇和吴邪等人都要还一礼,一共磕了多少个黎簇不记得了,但少说也要二百来个
行完礼,灵堂里人也走的差不多了,黎簇起身也要带着伙计离开。
吴邪看着曾经的少年,发现他的背影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单薄了,人好像也成熟了。
不知不觉的他喊了一句:“黎簇。”
“怎么,吴老板还有什么话要吩咐。”黎簇停下了脚步,声音没有一丝紊乱,但是垂放在身侧的手却紧紧得握成了拳头。
“留在这吧,与其自己撞的头破血流,不如来吴家。”
“吴家?等你死了那一天再给我也不迟,不过……我可以考虑留在你身边。”黎簇突然笑着说,不知道为什么,好像看到吴邪的那一刻起,他就释怀了。
那个真实的笑容晃着了吴邪的眼,他仿佛看到了眼前人依然是那个少年般。
好一会,吴邪才说了句“谢谢。”
谢谢他原谅他带他冒险。
谢谢他愿意为他冒险。
谢谢他放下了他带给他的伤害。
谢谢他不恨他。
谢谢……
谢谢他还愿意留在他身边。
他记得奶奶临终前对他说:“一辈子太短,也太长,以后你守着这吴家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孤单,要找个人陪着,有什么事都不能让自己后悔。”
昨天已经跪了一晚上,他想了一晚上,他想什么事,是他后悔的呢?
好像有很多。
但是最让他后悔的,是黎簇。
一个晚上,他好像想通了什么,好像终于反应过来,这五年来隔在两人之间的那层玻璃到底是什么。
但是他还有些糊涂,于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方式就是,留在这。

结束【邪簇】

为了彻底清理第十家人,黎簇潜入汪家,可是却被发现,遭到了汪家人百般折磨,身上伤痕累累不算,光是心里所承受的折磨就足以让他死去。
但是每次他觉得自己快死了的时候,吴邪的影子都会出现在他的脑子里,即使他有时候恨吴邪把他卷进来,恨吴邪的疯狂,恨他心里一直都不是只有一个他,但是他依然愿意为他冒险,愿意为了他把自己逼成比他还疯的疯子。
而他如今挂着这最后一口气,也只不过是为了活着,再看他一眼。
终于,奄奄一息黎簇被苏万和杨好救了出来,直接送到了抢救室。
医生被杨好拿刀架着,抢救了整整十八个小时。
苏万跟着黑瞎子也学到不少东西,早就没了最初的软弱,可是看见那个样子的黎簇,他还是红了眼眶,不争气的哭了,一遍遍的向上天祈祷,把杨好烦的连发了几次飙。
也许真的是黎簇命大,他真的凭着那一口气没死,就连医生都说是奇迹中的奇迹。
黎簇清醒的那个清晨,苏万正在给他擦脸。
看见黎簇缓缓睁开了眼睛他整个人都僵住了,眼眶又忍不住红了起来,接着就大喊了一句:“黎簇,你终于醒了!”
直接把沙发上打盹的杨好吓得掉在了地上。
黎簇费力的眨了眨眼,但还是说不出话来。
“你等着,我去叫医生。”说完苏万就疯了一般跑了出去。
黎簇感觉得出来,他的心还在跳动,他粗略地扫了一下病房,墙边摆着成摞的补品和鲜花,看来已经有不少人来过了,但是屋子里只有杨好和苏万,没有那个人。
他动了动嘴,发不出声音,杨好看了半天也没弄明白他说的是什么,黎簇不知道他是不是装傻,索性不去看他。
“你这孩子啊,真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不过我很高兴,我竟然把你救活了,至于腿,国外的医疗技术应该能治好。。”老医生检查了黎簇,一脸的复杂。
“吴…………邪……”不过黎簇好像并不关心他的腿,费劲地从嘴里挤出了两个声音。
苏万这回倒是听清了,其实就算听不清,他也会猜到。
只不过……
苏万看了眼黎簇,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明白吴邪对于黎簇的意义,但是他搞不懂吴邪,从他们把黎簇救回来,已经整整两个月了,他从来没有来过一次,打了无数个电话,都没人接,整个人连带着花爷黑瞎子都像消失了一样,一点都不像是以前会把黎簇护在身后,一次次救他性命的人。
“吴邪,他没来过。”
对于黎簇,他不敢撒谎,也知道骗不了他。
杨好瞪了苏万一眼,刚要说点好话,就看见黎簇眼神骤然变冷,嘴角微抿,明明很虚弱,可是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一种瘆人的感觉。
一瞬间,病房里没人再说话。
黎簇闭上了眼睛,阻止泪水流出来,他从患上斯德哥尔摩的时候就应该知道,他不该奢求。
只是他现在突然想要回到过去,回到下古潼京的时候,回到在汪家的时候,即使那些日子让他痛苦,但是那个时候,他是吴邪最信任的人,是吴邪最大的希望,也算是他重要的人。
而现在,他也不过是他过去了的十八号,也许从此以后,他再见他一次都是奢望。
而此时,在去长白山的路上,吴邪王胖子,花爷黑瞎子都已经带着人汇合,上百辆的车队浩浩荡荡地行驶着。
黑瞎子点开了苏万给他发的语音,男孩急切地问着吴邪的下落,甚至忍不住骂了几句。
花爷和王胖子也都拿着手机,神色古怪,显然也是遭到了此般轰炸。
“黎簇醒了。”
“嗯。”吴邪点了点头,面上看似没什么表情,但心里仿佛有一块千金重的石头稳稳落地了。
“我说你丫的,你就作死吧,心里着急的跟什么一样,人没醒呢就一车一车的补品往那送,差点把医生他家小孩都绑架了,这么缺德的事都干了,就是不去看一眼。”王胖子骂了一句。
王萌也忍不住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吴邪,想说却又不敢说,那绑架的事,他也是参与了。
“等我活着回去,我就去见他,回不去,还不如让他自己走以后的路。”吴邪看着窗外的美景,神色如常地说了一句。
过了一会,车厢里不知是谁,传来了一声淡淡地叹息……

车祸【邪簇】

“喂。”
“到家了?”吴邪知道黎簇不会想起下飞机给他打电话报平安,所以只好算着时间,自己打过去。
“没,在路上,我饿了,飞机上的饭太难吃了。”黎簇一手拿着手机一手伸出去打车,行李就放在了脚边,嘴里忍不住跟吴邪抱怨着。
其实这也真不能怨飞机餐难吃,主要是黎簇这两个月在杭州跟着吴邪过的太舒服了,除了偶尔下墓,他就是跟着吴邪一帮人到处玩,九门里就数他最闲。
电话那头的吴邪坐在书房的办公桌前,抬手看了看表,皱着眉头说:“都三点多了你还没吃午饭?”
“嗯……没事,诶,我到家再跟你打电话。”黎簇一手拿着手机,只能用嘴叼着包带,以一个怪异的姿势用另一只手费劲的在书包里翻着钱包。
吴邪显然对他敷衍的这两句不太满意,他发现现在只要黎簇不在他边上,他就不放心,到底是个小孩子,根本不会照顾自己。
“那你注意安……”
“靠……”
全字还没说完,就听见黎簇喊了一声,紧接着就是一声巨大的刹车响和巨烈的撞击声,最后的那一刹那他仿佛听到了有人在惊呼。
“喂!黎簇?”吴邪一下子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手边被他当做烟灰缸的元代瓷盅被打到了地上都没引起他的注意。
但是电话断了,再打过去也打不通。
吴邪手握着手机,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心脏不受控制地怦怦乱跳,那一瞬间他的额头都布满了细汗。
接着他拿上了外套就飞快地跑了出去,一边跑还一给解雨臣打了个电话。
“我要一张去北京的机票,马上!”
说完,都不给解雨臣反应的机会,就挂掉了电话。
“老板……”王盟看着吴邪慌张的样子心下也是一跳,要说这些年以来,几乎没有事能让吴小三爷如此慌乱了。
“开车,去机场。”
路上,吴邪给苏万打了电话,但是苏万也联系不上黎簇。
然后又给身在北京的王胖子打了个电话,让他帮忙去打听消息。
“老板,你别着急,黎簇命大,他在汪家都能活着回来,这肯定没事。”王盟一边开车一边说。
但是显然,听了他的话吴邪的脸色非没好反而更差了.
他也只好乖乖地开车。
好在正好有航班,晚上六点半的时候吴邪就到了北京机场。
王胖子不放心,亲自过来接他。
“有消息了吗?”吴邪着急地问。
“没,不过你别着急,兄弟们都出去找了,肯定没事。”
吴邪一拳锤在车上,也不觉得手疼,他现在是着急也没用啊。
正在这时候吴邪的电话响了。
“喂。”
“您好,请问是吴邪先生吗?我是某某交警支队的警察,黎簇出了点事情,现在在医院。”
吴邪听到“出了点事”“医院”这两个词心脏有一瞬间都不能跳动了。
没有多说,王胖子立马开车朝医院过去,他现在是不敢让吴邪开车的。
“黎簇!”吴邪带着好几个人猛地推开了病房的门,把里面的警察也吓了一跳。
“您是吴邪先生吧?”
但是吴邪却没鸟他,一直走到病床前,但是先开被子却发现那人并不是黎簇。
他似乎微微松了一口气,但还是不放心。
“黎簇呢?”吴邪冷冷地看着那个小警察,身上的气场和平常都不太一样,整个人仿佛都散着冷气,比小哥身上的冷还要犀利。
“我在这,吴邪?胖哥?你们怎么来了?”黎簇从病房的洗手间出来,一脸懵逼地看着眼前的人,再扫一眼堵在门口的几个人,他虽然没见过,但是看穿着应该都是胖哥的人。
“你小子,把我们吓死了。 ”王胖子轻轻地勺了黎簇的脑袋一下,这一下午可把他折腾的够呛。
吴邪上上下下把黎簇打量了一边,确认他除了脸色有点苍白,真的没受什么大伤才转头看着那个小警察说,“他出什么事了?”
“哦,可能我刚才电话里说的不太清楚,是这样的,这个小子在街上抢了黎簇的手机和行李,黎簇去追他,但是没走几步这个小子就让车给撞成这样了,刚刚我们把情况都了解了,黎簇受了点小伤,不过可以回家了。”那个小警察说着,但明显被唬地说话都没有条理了。
吴邪狠狠地看了一眼病床上装死的小偷,要不是有警察在,他今天非要把他那条断腿再砸碎了,让他以后床都下不了。
“对不起啊,我手机让车压了,忘记给你打电话了。”黎簇走过去轻轻地扯了扯吴邪的袖口,语气里带着点平常没有的撒娇的意味,其实今天他也吓了一跳,那时候车几乎是从他的脸边上过去的。
“你没事就好。”吴邪一只手揽过黎簇,低沉的嗓音带着些喜悦,心中仿佛有一根紧绷的弦终于松开了。
王胖子身边的伙计们也都听说过吴小三爷和小黎爷的传说,只是今日一见,真的觉得同性才是真爱啊,这世道还有几人能让吴小三爷这么紧张呢?又有谁能让桀骜不驯,心黑手辣的小黎爷如此温顺呢?
王胖子也是一脸的坏笑,心想:这俩人,也不知道是谁栽在谁手里了哟

早恋【邪簇】

春节刚过,高考复读生们早早地来到学校上课,而黎簇,作为上半学期连续请假,落下无数节课的复读生,自然就成为了班主任及各科老师的重点关注对象。
说道到这回校上课,也是经历了一番曲折。黎簇从汪家被救回来之后因为伤势被吴邪强制留在吴山居医治,不肯放他离开,所以一直到一个学期过完黎簇也没能回到学校上课,后来还是黎簇跟吴邪冷战了一个星期,还保证绝对不上体育课,只是学习,放学就回家,吴邪这才勉强同意。
黎簇回到学校也出奇的安分,不仅上课认真听讲了,甚至下课还会去办公室问老师题,一点不懂的都要问,连年级第一都没有他那么积极。
只是苦了苏万,在吴邪的威逼下,黎簇到哪他都要跟着,照看着,他甚至怀疑吴邪把黎簇当三岁小孩了,而他就是那个看孩子的保姆。
老师同学也都很奇怪,但是黎簇不能跟他们多说,只是说出车祸伤了腿,经历了鬼门关想要好好学习了。
不过最近这几天老师们似乎特别格外地关注黎簇,黎簇也有些不明所以。
“黎簇,你来我办公室一下。”班主任黑着脸敲了敲讲桌说,同学们的目光也都集中在了黎簇身上。
“鸭梨,你又犯什么事了?”苏万小声地说。
黎簇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只是跟上了老师,经历了这一系列的事情,他稳重了许多,也改变了许多。
“老师,您找我有什事吗?”
“黎簇,自从你回来,你的进步我都看到了,老师很高兴,你要知道你还有几个月的时间,你要学的东西还很多,这个时候应该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学习上。”
“老师,我不明白您的意思。”黎簇皱了皱眉头说。
“哼,你和隔壁班的徐然怎么回事,中午去食堂都要一起,公然给人家递情书,还有周一的时候,楼梯间的摄像头都拍到你俩抱在一起了,你还敢说你没早恋。”老师拍了拍桌子,水杯里的水都洒了出来。
“老师,我们真的没有事。”黎簇赶紧说。
“那这些事你怎么解释!”
“我……”黎簇张了张嘴,却没办法辩解,这理由事是有,但是没办法告诉老师啊。
“我什么我,给你家长打电话,下节课间我要见到你的家长。”
黎簇仰着脸走出去,只觉得天色昏暗。
苏万早就在门口候着,一看见他出来马上拽着他说:“老师让你请家长啊?”
“还不是都让你害的!老子上哪去请家长!”黎簇瞪着苏万,一脸的悲催,他爸又消失一个月了,他去哪里找?
苏万受不了他现在犀利的眼神,低头小声说:“那怎么办,要不让我爸来?可是我爸见过老师,诶……对了,你给吴邪打电话。”
黎簇叹了口气,只能拿出手机,可是在手指点上电话的那一刻他顿住了。别的事请家长吴邪来是肯定没问题的,但是……
最终黎簇还是把手指往下移了移,给解雨臣打了电话。
只是三十分钟后,来学校的不止是花爷,还有吴邪和王萌。
“你怎么把他带来了,不是不让你告诉他嘛。”黎簇把解雨臣揪到一边小声地说,眼神不自主地瞟向了一旁眯着眼看他的吴邪。
“你打电话的时候我们在开会,由于你几乎没给我打过电话,吴邪十分好奇地,按了免提。”解雨臣一脸笑容地看着黎簇,他可是清楚地记得当黎簇从电话里说出早恋两个字的时候,吴邪的脸瞬间变黑的样子,戏子变脸都没他快。
感觉整个世界都针对自己的黎簇也只能无奈地带着他俩去找老师,王萌自己留在了车里。
一路上黎簇跟在吴邪的旁边想要说话,但是吴邪却不搭理他,面无表情。
“老师,我爸出差了实在回不来,这是我的两个表哥。”
“这是你哥哥?”老师看着吴邪和解雨臣,这两个人看着都不像普通老百姓。
“您好,我是吴邪,他爸爸不在,他所有事情都归我管。”吴邪点了点头说,脸上笑容恰到好处。
“解雨臣。”花爷主动和老师握了握手,然后就站在一旁不说话了,其实他就是看戏来的。
“黎簇早恋了?”吴邪问。
“黎簇自己不承认,但是监控都已经拍到了,其实他们还有几个月就毕业了,谈恋爱的也多,只不过黎簇不一样,他基础就不好,这恋爱就会分心,难不成再复读一年?两个人要是真的感情好等毕业再说也不迟你说是不是?”
“老师,我真的没早恋,我跟那个徐然就见过几次,真的都是误会。”黎簇说,他不想出卖苏万,却也能让吴邪误会啊。
“老师,能让让我看看监控吗。”
“可以。”
画面很短,就两分钟,但是吴邪看完之后脸色却稍微好了一点,然后转头看着黎簇,嘴角微微上扬说:“自己解释吧。”
最终,黎簇还是把苏万供了出来,没办法,他是真的没办法啊。
解释清楚之后正好也放学了,黎簇就跟着吴邪回家。
吴邪却并没有直接上车,而是走到了驾驶位,把打瞌睡的王萌轰了下来。
“黎簇上车,你们俩,自己想办法。”吴邪说完,也不管解雨臣和王萌惊讶的表情,开车就走。
吴邪一直都没说话,车厢里安静的渗人。
“吴邪,咱们去哪啊,这也不是回我家的路啊。”黎簇问。
吴邪突然转死了方向盘,一把把车靠在了路边。
“你干嘛。”黎簇差点被磕到了脑袋也有点生气了,不就是个误会吗,至于这么小气嘛。
吴邪点着了一颗烟,吸了两口,突吐出了呛人的白雾,脸上的表情有点复杂。
“黎簇,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有喜欢的人了,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可以告诉我。”
吴邪的声音有些沙哑但表情却又显的出奇的平静,好像这些话他早就想好了一样。
“吴邪,你没喝酒吧,说什么胡话呢!”
“我说真的,黎簇,你还小,你甚至还没有过正常的爱情就糊里糊涂地跟了我,也许有一天,你会碰到你真正爱的人,我只是不希望我成为你的阻碍。”
“说够了吗?”黎簇垂着头,声音低沉,“说够了换我,我告诉你,吴邪,你已经改变了我的一生,我爱你,不会爱上别人,况且,我已经入了你们吴家的族谱,我这辈子,不管生死,都是你吴邪的人。”
吴邪看着黎簇,笑了,十多年没有哭过的汉子此时眼角竟然有水光闪烁,他紧紧地抱过黎簇,笑着说:“看来这一次我要绑架你一辈子了。”

他是我三舅【邪簇】

上一篇http://jinseyao.lofter.com/post/1eb3bc02_ef26f890
(设定一样,但是故事不是特别连贯的那种)
开学已经几天了,黎簇跟这些学生们之间的感觉还是有些格格不入,除了宿舍里的三个人他能勉强说上两句,其他人他几乎都没搭理过,除了上课最多的时间就是窝在宿舍里看吴邪给他的书,有的是古书,有的和风水机关有关系,反正挺杂的,但是他知道吴邪既然给他就肯定有用。
晚上,另外三人玩两个小时扑克也玩腻了,就商量着玩游戏开黑,其中一个对黎簇喊道:“黎簇,来把游戏吧。”
“行。”黎簇合上书放好,一下子直接从上铺跳了下来,但是他显然是忘了点啥。
“嘶……”黎簇扶着膝盖轻轻地吸了口冷气,他忘了,这腿上的伤口还没完全长好呢,以前在家都是吴邪看着他,不让他跑不让他跳,一离开吴邪他自己就都不记得了。
“咋了,装逼扭脚了。”一个舍友笑着说,这人是个东北爷们,黎簇看他还是挺顺眼的。
“去,忘了腿上有伤了。”说着黎簇拉开椅子坐下。
“没事吧?”
“没事,快点,打游戏。”黎簇很快地打开了电脑,他以前就挺喜欢玩游戏的,只不过后来嫌弃苏万技术太差,吴邪又不玩所以他也很少玩了。
四个小时后……
“哥啊,咱还能不能给人留条活路了,你让我赢一把行不行!”东北爷们也忍不住哀嚎着。
黎簇揉了揉手指,脸上的表情就是你们太弱。
三人不甘心还要再玩,但是就在这时候黎簇的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是吴邪。
黎簇嘴角扬起一抹笑,也不打招呼直接走到阳台上去接电话了,留下三个人一脸苦逼。
“有什么事?”黎簇问。
“怎么,上几天学连打个电话都要找理由了?”吴邪笑道。
“呵,这学可是你让我上的。”
“好了,不逗你了,我明天得回一趟杭州,得两天,周五接不了你了,周六晚上应该就能回来。”尽管黎簇对于这些事还是比较通情达理的,但是吴邪还是要告诉他。
“嗯,我又不要你陪,你是不是老拿我当小孩?”黎簇嘟着嘴问,语气里有点失落。
“我比你大那么多,你可不就是小孩,而且你还没满二十周岁呢。”吴邪说。
“对~您年纪大,您老了。”黎簇说,但心情还是好了一点了。
“你在学校安分点,知道嘛,在学校你要惹出什么事我可没法帮你,我再有能耐这手也伸不到大学里,还有,和同学关系要搞好。”
“知道了。”
吴邪又啰嗦了几句,可能也怕黎簇烦了就说了晚安挂了电话。
回到宿舍里,三个舍友一脸八卦的问:“黎簇,你是不是我们宿舍里唯一一个有女朋友的啊?”
“没有。”黎簇回答地很快,很真诚,的确他没有女朋友,甚至连男朋友也称不上,毕竟他俩也没提过什么名分。
“嗨,原来咱们都是单身狗啊。”东北爷们一脸无奈地说。
黎簇这回顺着梯子小心地爬上了床,然后想起了吴邪的话,于是对着三人说:“看在你们跟我玩一晚上游戏被我虐的份上,明天中午我请你们吃饭。”
第二天中午下了课,黎簇就叫了几个人一起打算去学校外面吃。
可瘦刚走到校门口他就看到了一辆熟悉的车子停在路旁,不由得停下了脚步,正巧,他的电话响了。
“你怎么过来了?”黎簇问。
“你怎么知道?”
“我在校门口。”
吴邪摇开车窗往外探了探,果然看见四个男孩站在校门外面,拿着手机的手向黎簇那边招了招,然后又说:“那就过来吧,带你去吃饭。”
“嗯。”黎簇点了点头又对那三个人说,“走吧,今个有人请了。”
三人不明所以,但还是跟着黎簇走了过去,上了车。
“这是我的三个室友,李尧,郭景天,陈海。”黎簇介绍。
“您好。”三人打了声招呼。
“你们好啊。”吴邪轻轻笑了笑,“我是……”
“他是我三舅。”黎簇抢先说,说完还特意瞟了一眼吴邪,哼,让他老拿自己当小孩。
吴邪的笑容僵硬了一下,要不是顾忌外人他肯定要敲一敲这小孩的脑子,真是……
“三舅好。”三人倒是激灵,知道问好,可是却把黎簇笑坏了,嘴角忍不住抽搐着。
“对了,咱去哪吃饭?”黎簇看了一眼三位同学向吴邪问。
“放心,没别人。”吴邪一眼就能看穿他在想什么,要是真让他同学和王胖子一桌吃饭,估计啥都能抖搂出来。
“哦,你不是去杭州吗?”
“临时有点变化,我周日可能也回不来了。”吴邪抱歉的说。
“你最近怎么这么忙,你们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没有,家里的事,但是就算有什么你也不许参与,给我老老实实上学。”吴邪看了黎簇一眼说。
“切。”黎簇别过头不看他。
“你们说的话我们咋一句也听不懂?”陈海挠了挠脑袋说。
“没什么。”吴邪笑着说,但余光却看着一旁生闷气的小孩,眼神更加温柔,心里仿佛被塞着糖。
几人下车后看着吴邪带他们来的饭店“锦食坊”,北京有名的饭店,菜是出了名的好吃,价格也是出了名的贵。
“黎簇,来着吃饭是不是太破费了。”李尧说,他还没来过这么好的地方。
“没事,他有钱。”黎簇笑了笑,也不等去停车的黎簇,带着三人轻车熟路地走进了走进了酒店,经理看见黎簇过来也认识,赶忙走了过来说“呦,您可有日子没来了。”
“是呀,我都想您这的菜了。”这句话说的倒是不假,黎簇以前是不挑食的,但是这两年嘴完全让吴邪给养刁了。
“正好出了新菜,小三爷已经打过招呼了,还是原来那间房,马上就能上菜。”
“好,我自己过去就行。”黎簇客套两句就带着三人上楼了。
“哇,黎簇,你到底是什么人啊,还有你三舅,都那么神秘。”
“他就一个小商贩。”
三个人明显不信,但黎簇也不好多说。

儿子,爸爸【邪簇】

跟着吴邪两年,黎簇经历了无数次生死,也见识了很多可怕惊险的场面,比刚去古潼京时成熟了不少,同时与吴邪之间的感情也越来越微妙,虽然谁也没捅破过那层窗户纸,但是不管事他俩还是他们身边的朋友心里都和明镜一样,就连吴家堂口的兄弟也会看在吴邪的面子上对黎簇多加照顾。
黎簇也算在这个圈子混出了点名堂,都能称他一声小黎爷。他也以为自己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但是吴邪却突然让他去上大学,他一开始还不愿意,毕竟他离开了学校两年,早就受不了天天乖乖上课的安逸生活了。
但是吴邪一句话就给他怼了回去,“干咱们这行也是需要文化的,我也是大学毕业。”
于是他也只能无奈答应,吴邪给他请了四个老师,每天除了睡觉几乎都在学习,偶尔还亲自在旁边监督,每次王盟看见小黎爷那个憋屈样子都要跑出去笑一会。
终于,在所有人的努力下黎簇顺利考上了一本,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黎簇差点就哭了。
终于到了开学的日子,黎簇也要搬去学习了,本来吴邪是要亲自去的,但是临时出了点事,于是就让王盟去帮他。
黎簇说:“我自己就行。”
吴邪看着账本没理他。
“你是不是拿我当儿子养了?”黎簇站起来说,脸上气鼓鼓的。
“叫声爸爸听。”吴邪笑着说,声音低沉显得更加魅惑。
“去死。”黎簇冲他翻了个白眼,跨过他的二郎腿找小满哥去了。
吴邪摇了摇头无奈一笑,继续低头看账本。
王胖子也说他太宠黎簇了,但是他觉得这值得,黎簇走上这条路是为他,潜入汪家为他,腿差点废了也为他,他觉得他欠黎簇的几辈子也补偿不来。
开学那天,王盟开车送黎簇到了学校,还要送他到宿舍,说是吴邪吩咐的。
于是黎簇身边跟着王盟还有一个伙计走在了校园里,三人的气场就引得其他人分分侧目。
“我说你们就TM的不能低调点。”黎簇低声说。
“老板说的。”王盟耸了耸肩,再一次搬出了吴邪。他有什么办法呢,其实他也觉得高调不好,但是没办法,一遇到黎簇的事,老板就低调不了。
黎簇捂着脸快步朝宿舍楼走去,尽量拉开与这两个人的距离。
到了宿舍里黎簇才发现其实他还算好的,已经来了的两个室友也是爸爸妈妈大包小包的跟着,行李都要比他多上一倍。
简单打过招呼后,伙计帮黎簇简单收拾着,王盟在四周转了转,黎簇就站在一旁无奈地翻白眼,有人帮他也正好不用自己动手了。
不一会王盟进来,手里还提着三个礼盒。
“你干嘛?”黎簇问。
王盟人畜无害地笑了笑,然后转身对着俩室友说:“打扰一下,我家……呃,这小子叫黎簇,学习不好,脾气有时候也不好,家里大人不放心,希望你们多照顾,让他好好学习。”然后把礼盒给了一人一分。
黎簇的脸则完全黑了下来,他当然知道王盟口中的“家里大人”是谁,心里暗暗道:吴邪!这个老家伙,现在送礼什么很俗的好嘛。
王盟跟着吴邪多年自然最会看脸色,拍了一下伙计,俩人就要走了,临走前还拍了拍黎簇的肩膀小声说:“小黎爷,别生气,这都是老板满满的爱啊,对了,你老师那也已经打过招呼了,你就老老实实上学吧。”
黎簇盯着王盟看了一秒,最终冷冷地吐出了一个字:“滚。”
王盟拎着憋笑的伙计走后,那两个室友看了礼盒都看出是价格很高的好东西,还特意又走过来说了谢谢,黎簇只能皮笑肉不笑地说了句:“不客气。”
但是心里早就在问候吴邪的祖宗十八代了。
TMD这是真拿他当儿子养了?

【邪簇】流年(3)

文章前插个题外话,这篇文呢因为写的是古潼京之后的故事,所以和电视剧没啥大关系,和原著也没太大关系,因为原著吴邪和黎簇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一些人物设定还是和原著有点关系的,文章初步是定he
-----------
(3)
黎簇回到北京并没有直接去吴邪那,而是给苏万打了个电话。
“喂……谁啊?”明显地对面的人还没睡醒。
“苏万,都十一点了,你还在睡。”
“咋滴,等等,你的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呵,我是黎簇。”
“黎簇!你不是死了吗?你是鬼吗?”苏万一下子惊地坐了起来,一点睡意都没有了,他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死个屁,老地方见。”说完,黎簇就挂了电话。
他站在飞机场的出口,看着往来的行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古潼京,他又好几次都差点回不来了,虽然这段旅途的时间不算太长,但也让黎簇更成熟了一些。
黎簇在公园等了差不多一刻钟才看见苏万和好哥小心翼翼地从出租车上下来。
苏万看见真的是黎簇马上奔了过来,一下子扑在了死党的身上。
“黎簇,真的是你,呜呜……我俩还以为你死了呢,你干啥去了,你怎么还受伤了啊?”苏万看见活着地黎簇眼泪都掉了下来。
“就是,黎簇,你活着真是太好了!”好哥也拍了拍黎簇。
“诶呀……苏万,你TM先松开我,你勒死我了。”黎簇使劲推了推苏万,他感觉自己在古潼京里没死,倒有可能被这个小子勒死。
“行了,坐下说。”
“黎簇,绑架你的坏人到底是谁啊?他为什么要绑架你?”苏万问。
“他叫吴邪,不是坏人,呃……也算不上什么好人,他带我去了沙漠,这件事说起来就啰嗦了,反正挺惊险的。”黎簇想起吴邪,觉得他也看不懂这个人,心中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些许烦躁。
“哇塞,这么猎奇。”
“黎簇,你不知道,我们知道你被绑架了,还去了一个饭店,那里面超级恐怖,我还看见了你的脸,妈呀,现在想想我都一身冷汗。”
“我的脸?”黎簇指着自己的脸说,他的脸怎么会出现在一个饭店里。
“嗯,所以才以为你死了,反正你走这段时间里我俩也发生了好多事。”
“嗯,咱下午慢慢聊,我都饿死了,先去吃东西。”黎簇说,确实,昨天晚上和今天早晨他都没好好吃饭,再加上昏迷那几天更是粒米未尽,现在的他不是一般地饿。
“好,我请客,庆祝黎簇平安回来,走喽。”
苏万一手揽着黎簇,一手揽着好哥,三人跑向了马路,仿佛又回到了以前,仿佛又是三个阳光下的少年。
吃完饭好哥说有事要先回去,苏万这才注意到黎簇的行李还拿着,显然是没回过家。
“黎簇,你不回家吗?”
“不回,你也看到了,我爸这些天找都没找我,我还回去干嘛。”黎簇冷笑着说,这表情还是跟吴邪学的。
他那个家,根本没有个家样,有的只有一个充满着噩梦的房间,即使他的幽闭恐惧症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是他还是讨厌那里,那个黑暗的小屋子。
“那你去哪?要不去我家吧。”苏万说。
黎簇摸了摸口袋里的钥匙,想着吴邪既然回了老家应该没有那么快过来,而且他现在挺累的,真心不想去收拾那个半个多月没人住的房子,于是就点了点头。
“先去你家。”
而吴邪这边,到了杭州却也没急着回家,而是先去老宅子,给爷爷吴老狗上了根香,这是他的一个习惯。
然后又去了古董店,这里虽然表面上是个没啥特色的古董店,但是实在的却是吴邪的老窝。
“老板,你真的要用黎簇?”王盟问道。
“嗯。”吴邪点了点头,黎簇,是他破局的关键。
王盟没有再说话,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窗前看雨的吴邪,有时候他真的想不明白,明明是要利用黎簇,但是吴邪却对黎簇出奇地好,难道仅仅是因为黎簇像他,所以才和前十七个不同吗?
不过作为一个下属,这句话他并不敢问出口。

【邪簇】流年(2)

第二天黎簇还是跟着吴邪去了机场,他没有别的办法,但是到了机场,黎簇却坐在车上不肯下去。
“小孩,不下来?”吴邪一手撑着车门,对着车内死死扣着门把手不肯下来的黎簇说。
对于黎簇的幼稚行为,他也真的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我不,我要跟着你们。”
吴邪拢了拢头发,一脸无奈地对王盟说:“你先去买三张机票,两张回老家的,一张去京城的。”
“嗯。”王盟点了点头,随即又看了眼黎簇轻轻叹了口气说,“老板不带你也是为了你好。”
看着王盟进去买机票,黎簇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你还是要让我走。”
吴邪听的出来,小孩的语气非常失落,摇了摇头决定不再逗他。
“这个拿着。”吴邪把一把钥匙放在了黎簇的手中。
“这是什么?”
“就是上次我绑你时,那间房子的钥匙,你要不想回家可以去那住。”
“我不要你房子!”
“等我说完。”吴邪白一眼黎簇,“我回老家是有事,不方便带你,你先住着,我会去找你的,上次给你的钱拿好了,应该饿不死。”
“真的?你让我跟着你了?”黎簇高兴地不得了,一下子就条下了车差点摔倒,还好被吴邪扶住了。
“你没骗我?”
“嗯。”吴邪笑着点了点头,“但是你现在要反悔还来得及,这条路可没有回头那一说。”
“嗯嗯,我不怕。”黎簇拼命地点了点头,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眼睛里都闪着晶光,即使脸上还带着伤也不能掩盖他那种天真阳光的气息。
吴邪笑着,但是在心里还是暗暗地谈了一口气,他也不知道今天的决定到地是对是错。
之所以会同意还是因为黎簇昨天晚上对他说的那几句话,他想起了当初他第一次下墓的时候三叔也是不同意,可他还是下墓了,他认定的事,很少改变。
他觉得黎簇应该也是这样,与其让黎簇不甘心地在这条路上自己摸索他更愿意去当他的引路人,这样,至少能保证他少受到一些伤害。
只是此时地黎簇并不知道吴邪的良苦用心,直到后来的某一天,黎簇问起来吴邪才说了这个理由,把黎簇结结实实地感动了一番。
黎簇先登机,走到登机口的时候他转过身对着吴邪喊道:“别忘了你说的话。”
“嗯。”吴邪朝他摆了摆手。
飞机上,黎簇一直也没睡着,他想了很多。
这次旅途他也算是九死一生了,他相信很多人在他这么大的时候还在家里安逸地生活,但是他却意外的喜欢这种冒险的生活,这次旅行他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是个有用的人,以前的他有个家,但是家里没有妈妈,只有一个喝了点酒就会虐待他的爸爸,他不想学习,老师也看不起他,除了苏万和好哥他就没有朋友了。他以前觉得自己的一生可能也就那样过了,浑浑噩噩的,只祈求下辈子能投个好人家。
但是他没想到的事,在他十七岁时,吴邪出现了,不由分说地把他带到了沙漠,带到了古潼京,带他经历生死,却次次把他护在身后。
黎簇想着吴邪,不禁扬起了一抹笑容,吴邪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用命保护过他的人,被人保护的感觉真好……
也许是黎簇的笑容让他俊朗的脸更加帅气,坐在他旁边的外国小姐姐都向她挥了挥手。
“Hello,may name is Mary,neic to meet you.”
“呃……sorry。”
黎簇对她一笑,略微尴尬地点了点头,然后就转过身闭上眼睛像是要睡觉了。
但是他的心里却是这样的,尼玛,这就是不学英语的下场啊!妈蛋,真他妈丢人,幸亏吴邪他们不在。

【邪簇】流年(1)续

       当三人的车离开沙漠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天色昏黑,落日几乎没入了沙漠,好在沙漠边上还住着几户人家,三人决定借住一晚上,毕竟身上都有伤,需要休息。
      主人很热情,晚饭吃的也很丰盛,但是吴邪看出来了,小孩儿有点不开心--他的心事全都写在了脸上。
       吃完饭黎簇就自己去了院子里坐着,王盟回屋里捣鼓那些电子设备,吴邪在门框边上点燃了一根烟,点点地火星在黑夜里很显眼,但一直背对着他坐着的黎簇却没有发现。
       其实吴邪知道黎簇此时心里在想什么,他也知道黎簇是一个未成年且外表坚强内心脆弱的小孩儿。但是他此时也有他自己的顾虑,当初带黎簇来古潼京有一部分是因为他觉得这个小孩像当初的自己,他想也许这样,他就能从这个困局里走出来,但是现在他又犹豫了,原因还是因为黎簇像自己,他不知道把一个无辜地小孩带进这个局里是不是太缺德了?
        终于,一根烟燃尽,灼到了吴邪的手指,也把吴邪的思绪引了回来。
        吴邪淡定地把烟屁丢在了地上,用鞋跟捻了捻,然后向黎簇走了过去。
        “今天这星星也不亮啊,看什么呢?”吴邪拍了拍黎簇地肩膀笑着说,刚抽过烟,声音还有些沙哑。
        黎簇白了他一眼,然后又低头看着地上的沙粒,没有说话。
        吴邪看着他,也没说话。
        两分钟后,黎簇长长的睫毛轻轻颤了颤,然后抬头用他那双澄澈地大眼睛与吴邪对视,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你们之后去哪?”
        “回老家。”吴邪说 。
        “我呢?”
        “回家呗,你不是一直都要我放你回去吗?”吴邪轻笑着说,眼底似乎还有一丝戏谑。
       黎簇沉默了,明显很不高兴,腮帮子似乎鼓着一口气,吴邪看着竟然很不应景地觉得有些可爱。
       “我不想回去了,那个家,其实回不回去也无所谓了。”
       “那你想去哪?”吴邪明知故问。
      “跟着你。”黎簇地语气很坚定。
       “跟着我很危险的,你……算了吧,你也看到了,在古潼京里你差点就死了,踏踏实实地活着比什么不强。”吴邪最后一句话说出来后黎簇听到了他的叹气声,不由得看了他几眼。
       “行了,别看我了,睡觉去吧,明天还要早起去机场。”说完吴邪就起身拍拍沙子,朝屋里走去了。
       他心里想,小孩儿,回到你原本的生活吧。
       黎簇猛地站了起来,即使腿已经发麻,他还是扶着旁边地木柱,大声喊:“吴邪,你不是说过吗,我很像你,那如果是你,你会放弃吗?你不会,同样,我也不会。”
       他这一嗓子,声音非常的大,把屋子里的人都喊了出来,院子的主人赶紧跑了出来,以为出了什么事。王盟也是急忙跑了出来,然后一脸迷茫地站在门边看着这俩人。
       吴邪转过身,看着黎簇,借着月光竟然看到了小孩眼里的泪花,还有他那和自己如出一辙的倔强表情,竟然笑了起来。
       黎簇以为他答应了,但是没想到吴邪却没有说话,走进了屋里一头扎在床上睡觉去了。
       “这……怎么了?”王盟还是一脸懵逼的表情,真搞不懂这俩人大晚上又搞啥呢。
       “哼!”黎簇一手打在了旁边的木头柱子上,不知道为什么,此时他竟然觉得有一些委屈。
       “诶,你别拿柱子撒气啊。”王盟说了一句,但马上又闭上了嘴。
       因为黎簇此时的眼神就跟吴邪生气时一样吓人,直直地看着他,让他身上都不自觉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得了,他算知道了,这俩爷他谁也惹不起,他还是睡觉去吧。
      

【邪簇】流年(1)

文笔渣,不喜勿喷
“唔……”
黎簇缓缓张开了眼睛,一缕温暖的阳光透过车窗刺进了他的眼睛,给他刺了一个激灵。
他一下子坐了起来,脸上还带着惊慌地表情,差点磕到了车顶。
“吴邪!”
他下意识地喊了出来。
“你醒了。”前面正开车的男人转过头轻笑着说。
“我们没死啊。”吴邪看了看四周,发现他正坐在车的后座,副驾驶的王盟也转过头看着他,这才反应了过来,高兴地喊道。
“难不成你是魂吗?”吴邪腾出手把他伸到前面的脑袋按了回去。
“这到底怎么回事?”
“事情呢,是这样的……”
王盟把黎簇晕过去之后的事一件件都讲了出来,黎簇在一边听得倒是认真,时不时还带上两句惊呼,而吴邪只是专心地开着车,嘴角也少不了那一弯邪气地笑容。
车子在沙漠上驶过,留下滚滚烟尘,渐渐的,迷蒙了逐渐下落地夕阳,给那灿烂地艳红添上了几笔属于大漠的沧桑……
(未完待续)
其实(1)还没完